查看: 1336|回复: 0

暴风上市三年股价跌90%,冯鑫会成为下一个贾跃亭吗?

[复制链接]

1491

主题

1492

帖子

507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7
发表于 2018-7-20 09: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市三年,暴风集团从曾经涨停板上的“神话”,变成了风暴眼的核心,舆论质疑这家公司是不是会走乐视老路。创始人冯鑫已然成为暴风体系里最危险的环节,其所持暴风集团的全部股份要么被质押,要么被冻结。而冯鑫的履约能力,是否存在控制权变更风险等问题接踵而来。


  作者 | 甄祥晴
  编辑 | 邢昀
  “暴风雨中的暴风”—— 外部舆论给暴风集团贴的标签,暴风集团、甚至创始人冯鑫本人对此也直言不讳。
  7月9日,暴风集团主动发布冯鑫反思过去三年失误的一场内部谈话,标题为“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公司目前的处境由此可见。
  暴风曾经是资本市场“神话”。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上市,连续29个涨停板打破此前新股上市后连续涨停纪录,3个月内股价一度涨至327.01元/股,冯鑫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直言:当时的自己“膨胀了”。
  三年时间过去,暴风主营收入不再来自暴风影音,而是互联网电视。这种转变资本市场并未买帐,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甚至质疑暴风已经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电视机产品提供商。截至7月18日,暴风集团收盘价为12.83元/股,按照复权价格计算,相较于股价高点已经跌逾89.61%,市值缩水近320亿。
  更为严峻的是,暴风面临的风险远远不止这些。
  冯鑫危机:暴风体系危险一环
  冯鑫正在面临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贾跃亭的拷问。虽然他本人非常不愿意,甚至直言“很苦恼”,但是他已然成了暴风体系里最危险的那个环节。
  此次内部谈话公开前,外界质疑暴风的声音不断,但冯鑫看起来仍然是轻松的,甚至可以说十分任性。今年5月,暴风集团发布观看电影产品“小魔投”,这并非公司战略,却由冯鑫本人亲自重回一线当产品经理并亲自代言。


  ▲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
  决定做“小魔投”之前,反对声音不少,包括公司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冯鑫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反对的理由之一是“觉得我这个身份不应该亲自做个产品”。而事后证明,这的确花费了暴风集团董事长与CEO大量时间和精力。
  7月6日,一则股权冻结公告,将暴风平静的局面打破,冯鑫的困境直接曝光在公众面前。公告称,控股股东冯鑫持有部分股份被法院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65%。
  公告说明,此次司法冻结是因为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根据冯鑫的解释,中信资本是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出于对VR行业和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在2017年提出要提前撤资。为此,冯鑫个人出资回购其所持有的暴风魔镜股份。
  中信资本的投资额大约8000万,冯鑫在还了5000多万元后,一时拿不出更多的现金,暂时无力归还剩下4000万元(含利息1000万元),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据暴风5月31日控股股东延期购回质押股份的公告,冯鑫所持暴风集团股份已经过多次质押,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35%。也就是说,目前冯鑫持有暴风集团的全部股份要么被质押,要么被冻结。
  有不愿具名的证券分析师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这种情况几乎相当于全部质押了,在市场上比较少见。只要股价继续下跌,没有额外的股票补充质押就要被平仓了。”
  暴风公告中表示,“本次司法冻结事项目前不存在被冻结股份被强制过户的风险,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然而,控股股东面临的潜在风险不可忽视,上述证券分析师表示,“实际控制人有可能通过出让控股权来自救,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可能发生变更。”
  暴风内部谈话中也直言,“现在几乎所有的压力都放在了冯鑫个人身上”。一方面,冯鑫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已基本质押,当前股市的整体走势低迷,质押价格的压力不断增大;另一方面,暴风体系下的公司融资时,冯鑫承担的一些融资担保压力,可能会转变成债务压力。
  “冯鑫对于暴风问题的谈话态度是比较诚恳的,他没有刻意回避问题。”长期观察暴风集团的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向市界(ID:newsseeker)讲述了看完这9000字内部谈话的直接感受。
  不过,资本市场并没有买账。7月10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暴风发出关注函,同样对是否存在控股权变更风险等问题提出质疑。
  目前暴风集团尚未作出回复。7月18日,市界(ID:newsseeker)多次拨打董秘办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但是从暴风内部谈话中可见,冯鑫的表态并不乐观,“我是从业务上着手来处理这些事”“我几乎没有花任何精力来思考个人承担这么多债务的情况下如何承担。倒不是说我有多么公大于私,是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案”。
  业务围城:暴风TV卖一台亏一台
  暴风也在面临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乐视的质疑。
  股价下跌,四处拓展业务而无果,暴风背负了"乐视学徒"的名号。2017年年底,冯鑫对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坦承,因为这些舆论风暴,2017年着手电视业务的融资受到很大压力,“上下游合作伙伴,包括供应链、一些渠道的合作伙伴都明确对我们有一些质疑和挑战,这当中的工作成本(解释工作)都增加了无数倍。”
  冯鑫口中备受压力的融资,最终在2017年12月7日有所进展,暴风发布公告称,负责暴风TV的子公司暴风统帅进行增资扩股,并引入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作为新增投资者,暴风TV共计获得8亿元战略投资。
  但联系到暴风TV这两年亏损数额,这笔钱近乎杯水车薪。2016年暴风TV净亏损3.58亿元,2017上半年净亏损1.28亿元。 仅仅18个月,暴风TV亏损接近5亿元。
  不过,冯鑫仍在给予公众信心,而信心的关键在于暴风TV。此次内部谈话中,冯鑫提出,暴风TV今年要完成两百万台销量,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
  刘步尘向市界(ID:newsseeker)表示,暴风集团的内部谈话都是在给予公众信心,却没有提出信心背后的理由是什么。在他看来,暴风TV承载了冯鑫乃至暴风集团的梦想,但暴风最大的问题恰恰是暴风TV,冯鑫对电视行业的想象过于乐观。
  “一方面,中国的家电企业盈利情况不容乐观。盈利能力最好的海信电器,去年盈利仅九个多亿,而康佳过去更是多年亏损;另一方面,一个非常现实且他们不愿意面对的问题是,现在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了,所谓客厅互联网并非一定要用电视实现,手机、电脑也可以代替。”刘步尘称。
  据奥维云网(AVC)《中国彩电整体市场月度全渠道推总分析》数据,2018年4月,暴风TV销量达9万台,同比增长超过600%。但这个数据只是同期海信数据的1/4,是小米的1/3。


  这种增长背后,也意味着不断上涨的营销成本。7月13日,暴风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8500万元~9000万元 ,上年同期盈利1572.49万元。暴风集团称,净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为保障暴风电视能够顺利完成业务目标,加大营销推广力度,成本费用增加。暴风集团还强调,暴风TV业绩亮眼,其中5月销量创下暴风TV上市以来月销量的最高记录。
  2017年,暴风销售商品的毛利率仍为-7.15%,暴风TV CEO刘耀平将实现单用户盈亏平衡视作2018年力图实现的一个目标。但照暴风上半年业绩预告看来,暴风TV目前仍然逃不开卖一台亏一台的困局。
  年报数据显示,暴风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2016年的-1.75亿元下滑到2017年的-4.94亿元,已经持续两年为负。2018年一季度末,暴风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936.82万元。


  截至2018年3月31日,暴风集团流动资产总额只有18.29亿元,账面现金为1.18亿元,而流动负债为19.75亿元,流动资产已经不能够覆盖流动负债。
  资金困局:上市三年没有完成任何融资
  罗马非一日建成,而暴风缺钱也绝不是短时间内造成的。
  缺钱的原因之一便是融资能力差。“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冯鑫在内部谈话中坦承在这方面的失败。
  同花顺数据显示,暴风集团自上市以来累计增发 4 次,其中成功 0 次,失败 3 次,进行中 1 次,累计实际募资净额为 0 元。
  2018年5月9日,暴风集团向证监会申请撤回2017年1月份推出的近18亿元的定增申请。该申请最初是2016年7月的20亿元非公开发行募资额度。
  6月5日,暴风集团公告申请额度不超过5000万元的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据市界(ID:newsseeker)了解,所谓“小额快速融资”,是指定向增发试用简易程序,证监会需自受理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做出核准或者不予核准的决定。
  2017年暴风集团收入达到19.15亿元。5000万元定增金额,仅相当于暴风集团半个月营业收入。这笔定增额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6月6日,暴风集团股价开盘下跌6.68%,午后一度跌停。
  股权融资无望后,暴风集团开始考虑通过发行债券来筹集资金。6月22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即将发行一笔私募公司债,此次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规模不超过2亿元,债券期限不超过3年,所募资金主要用于偿还到期债务、补充流动资金等。
  7月10日公司公告称,暴风股东大会逐项表决并通过有关债券发行规模、期限、利率等细节方案。
  为了提升融资能力,冯鑫在内部谈话中表示,暴风集团在过去一年内更换了CFO、董秘和券商,重新搭建整个团队。2017年10月新聘任的董秘王婧已经于今年3月辞职,此前王婧曾任职暴风证券事务代表,担任董秘不到半年时间。目前暴风董秘仍处于空缺状态,由冯鑫本人亲自代理董事会秘书。
  业务贪婪也是造成目前资金困境的原因之一。在内部谈话中,冯鑫坦言,“有100块钱做50块钱的事是一种状态,100块钱干200块钱的事是另一个状态”“回过头看目标还是太多了”。
  2015年暴风上市时,视频类综合网站大行其道,暴风通过“暴风影音”系列软件为视频用户提供免费使用,被广泛认可。
  2014年度财报显示,暴风销售收入总额为3.86亿元,其中广告业务收入3.43亿元,占销售总额的89%。仅仅凭借暴风影音,暴风给予了资本市场极大的想象空间。上市3个月内公司股价从7.14元/股一度涨至327.01元/股,2015年有55个涨停,市值最高点达到360.97亿元。


  但此后三年,暴风一再“顺势而为”,VR、AR、体育、AI,暴风集团都有涉及。与此同时,从财报上来说,暴风已经发生巨大改变。2016年至2017年,暴风TV收入占销售总额比例从55.68%增至67.02%,而广告业务收入占比则从35.14%降至22.33%。
  在公司上市三年后,冯鑫反思道,应该集中注意力抓住一个有效的业务关键点,尽力让它增长。2018年初,冯鑫喊出了All in TV的战略口号。
  资金链紧绷的情况下,冯鑫也终于下决心对TV以外的其他业务动大手术,比如计划把魔镜和行业内另外一家做toB业务的公司重组,把体育业务与一个做toB赛事的公司重组。
  不过,这一切还来得及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